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未来机器人将夺走人类所有工作,连律师和诗人都不能免祸

2017-3-28 13:46| 发布者: Chris| 查看: 653| 评论: 0

这样的 AI 不会杀人,但胜似杀人。

       科技是一把双刃剑,机器人技术的发展将人们从繁重的工作中解放了出来,然而它同时也导致了一部分人面临着失业的风险。

       好莱坞大片们搞错了。在不久的将来,高智商机器人不是要夺取我们的生命,而是要夺取我们的工作。

       数百年来,对于血肉之躯的人类而言,被技术淘汰一直是他们担心的问题——比如,汽车的出现让马车夫丢掉了饭碗——而最近的先进技术的速度和种类也使得这个问题变得刻不容缓。

       以前,做着重复性工作的的蓝领面临着失业的风险,比如那些在制造业工作的人。然而,在不久的将来,人工智能技术的飞跃发展将会使机器可以做各种工作,包括那些我们认为超出了机器能力范围的需要思维能力的工作。

       这个新世界的元素出现在名为《人类的众神:一个关于明天的简史》的书中,这本书的作者是Yuval Noah Harari,一位牛津毕业的历史学家兼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教授。

      “我认为我们应该去担心,并且现在就担心。” Harari告诉《赞比亚邮报》,“仅百分之二十的失业率就会导致政治和社会动荡。”

       在最近的几个世纪里,我们设法控制了三个阻碍世纪进步的巨大障碍:饥饿、战争和瘟疫。但在即将到来的几十年里,其中一个关键问题是:当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已经达到了以前的科幻小说上所写的水平时,我们人类将以什么谋生。

       牛津大学经济学家Carl Benedikt Frey和Michael Osborne在2013年的一项研究中(当然使用了一个复杂的算法)得出了结论,未来二十年中,在美国大约有百分之四十七的的岗位面临着自动化带来的高失业风险。经济学家认为人工的电话销售商、保安以及其他领域将会消失。即使是体育裁判也可能将会被淘汰。

       商业智库麦肯锡全球研究所在2015年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百分之九十五的工作在2020年前是安全的。但是在2020年后,技术将迅速改变现状,许多员工的职位将转为自动化。研究发现,百分之四十五的工作活动都可以自动化,包括世界赔偿机构首席执行官所处理的工作的百分之二十,比如分析业务资料。

       可能几年之内你的公司还不会由机器掌管,但是机器在其他收入较低的领域的过渡即将来临了。

       最脆弱的工作之一就是卡车司机。估计一百万个美国长途卡车司机将被从来不需要睡觉或停车后狼吞虎咽地吃油腻的汉堡的无人驾驶汽车所替代。去年,Uber收购了一家名为Otto的无人驾驶汽车创业公司。几个月后,其第一辆无人驾驶卡车完成了第一次运输,将五万罐啤酒从柯林斯堡运到了科拉罗多斯普林斯,全程一百二十英里。

       美国八百万销售员和收银员的前景也同样暗淡。去年Amazon在西雅图开设了一家一千八百平方英尺的商店,没有收银员和排队现象。客户可以直接将商品从货架上拿下来,然后离开商店。传感器会跟踪他们的购买情况,并在他们离开商店后通过Amazon账户向客户收费。

       考虑过当兵吗?人类士兵可能会被没有生命的机器人和无人机所取代。

      “人类士兵谋杀、强奸和掠夺,甚至当他们试图表现自己时,他们经常会误杀平民。”Harari写道。

       我们可以用“伦理算法”程序设计机器人杀手,而这将迫使它们严格遵守战场的规则。并且如果它们被捕获了,也不用担心它们被扣为人质、被折磨或被胁迫揭露其国家的任何秘密。

       政府官僚也可能受到威胁。一个右翼智囊Reform的最近的报告显示约百分之九十的英国公务员的工作是无用的,他们可以被机器取代。从人类过渡到机器人,可以每年为政府节省八十亿美元。

       即使是那些高薪的职业,比如医生,之前人们都觉得无可替代,但现在也面临着威胁。最近的一项实验发现,一个计算机算法正确诊断了百分之九十的肺癌病例,这个表现要优于人类医生的百分之四十。

       “这不会发生在所有的医生身上。”Harari说道。“如果你研究治愈癌症,那你是安全的。但如果你是一个诊断疾病的普通医生,那么人工智能会完成得比大多数人类医生还要好。这样普通医生的岗位将会消失。”

       能够实时筛选数以百万计的法律先例的机器有一天将会替代律师。并且我们可以想象,当机器能够扫描大脑时,它可以作为一个可靠的谎言探测器,犯罪分子将很容易被证明有罪。因此不仅是律师,法官和侦探也将被时代淘汰。

       学校和老师们可能也会被时代淘汰。孩子们可以通过复杂的人工智能技术接收知识,这些都可以在智能手机里完成。三十个孩子坐在一个房间,由不同的教师专门负责不同科目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

       “公司正在致力于制造一个人工智能教师,以适应每个孩子的强项和弱项。” Harari说道,“大多数学校都会消失。这将会更类似于中世纪的学徒。你将会从一个单一来源获得所有的指导。”

       即便是艺术,这个曾经人类用来探测他们灵魂的专有产品,也正在被机器蚕食。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音乐学教授David Cope,创建了一个名为音乐智能实验的计算机程序,编写巴赫风格的曲调。乐曲是对一群热情的音乐节观众演奏的,但是当创作的来源被揭露时,一些热情转为了愤怒和怀疑。

       Cope后来创建了另一个能够创作诗歌的程序。该算法产出了一个2011年的合集,称为“火热的夜晚:2000首由人和机器谱写的俳句。”(书上没透露作者是谁。)

       劳动力的中断可能会带来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危机,最重要的是建立了一个巨大的新社会阶层,Harari称之为“无用阶级”。它将指代那些“没有任何经济、政治或甚至艺术价值,对社会的繁荣、力量和社会的荣誉没有做出任何贡献的”公民。

       在工业革命期间,被时代淘汰的农民可以很容易地过渡到非技术性的工厂进行工作。然而在将来,失业的出租车司机是不太可能突然成为一个熟练的软件工程师的。

       解决如何支持数百万的失业人员这一问题将会成为下个世纪最大的经济挑战之一。Bill Gates建议对机器人工人征税,就像人类一样。Tesla创始人Elon Musk和其他人提出了一个普遍的基本收入的倡议——通过让政府每年为每个公民都支付一部分钱来保证民众的利益。

       失业群众将面临的一个棘手问题是一个哲学问题。

        “更困难的挑战是如何让人变得有意义,因为有很多人从他们的就业中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Musk在世界政府首脑会议上说,“如果你不被需要,如果没有任何劳动需要你,那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Harari预测这些“无用阶级”的人每天都会沉浸在虚拟现实游戏中。Harari预测,长期失业者也可能转向使用毒品来打发时间——虽然人们想知道,如果在未来有这么多的潜在的人依赖化学物质,那是否会有更少的有害药物将被开发和合法化。

       与此同时,过去流向工人的钱将会越来越多地落入“拥有强大算法的一小部分精英”的手里,Harari预测道,创造出前所未有的社会不平等。

       甚至可能有一天,算法本身将拥有世界大部分的财富。(一个健康相关的程序可能是最有价值的。)这是来自当今现实的一次小飞跃,其中地球上的许多地区已经被非人类实体拥有——即国家和企业。

       当然不是每个工人都会被抛在身后。一些领域不太可能被自动化。例如,考古学家将会继续工作,因为这项工作需要复杂的模式识别,而这对机器里的程序来说是有挑战性的。而且该行业的利润太少了,以至于可能没有人会在自动化上进行投资。

       哲学家也可能经历一次意外之财,因为新机器时代将出现需要人类裁决的独特问题。“在这些哲学问题上,你必须有切实可行的答案。”Harari说道。

       不管人们选择什么样的职业道路,在未来我们都必须变得更加灵活。过去人类花费青春来学习技能,这个技能将被我们用于职业生涯中,直到退休。这种模式很快就会被改变,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工人们将必须多次重塑自己。

<
>
展开
返回顶部